疫情致美国中餐馆困难重重 业者分享困境下经营之道

2022-08-09 02:23  来源: 世界日报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最近,有媒体报道美国中餐业面临严重困难,“到年底会有一半中餐馆倒闭”。美国商业资讯公司合伙人Ivy说,他们公司主要是为美国的中餐馆提供通信技术解决方案。“公司面向整个北美市场,但主要市场在美东。”她表示,这个倒闭一半说法“不对”。“从我们公司数据看,餐馆数一直在增加。”她认为,美国中餐馆不会下去,只会上升。

  中餐馆量一直在增加

  从事中餐配送的美国熊猫外卖(Hungry Panda)的业务主要分布在全美30个华人聚居的大城市。熊猫外卖大纽约区经理孙先生说,现在熊猫外卖业务越来越好,每年业务增长都在50%以上,“一半中餐馆年底倒闭没有可能”。他说,即使有的餐馆关门,但是关了之后又会出现新的餐馆。


  纽约市法拉盛的家乐美食坊及家乐饼屋老板安安说,她每天都从法拉盛市中心经过,看到中餐馆开了关、关了开。她说,都说中餐不景气,中餐馆经营困难,那么法拉盛应该有许多空房才对,但“现在法拉盛找地方开店仍然很难”。

  纽约市法拉盛与外州的情况不同。她说,在外州,餐馆关了就关了,但是法拉盛还有市场。她一直在法拉盛经营两家餐馆,仅在疫情期间关门两个月,其他时间都开门。她把两家餐馆能够生存到现在归因于以下三点:餐馆地点偏僻;房租便宜;客人稳定。

  多元经营 喂饱客人胃

  她说,她的餐馆和饼屋的经营模式与法拉盛的堂食餐馆不同。堂食餐馆主要靠持续的客流,客流一断就影响餐馆的生意。而她的家乐饼屋早晨做面包,供人们当早餐,下午出售下午茶。她的家乐美食坊主要出售便当,给周围的工人当午餐。“客人都是把食物拿走,不是堂食。”

  家乐美食坊的主要食物是四菜一汤,中午是中式快餐,客人主要是附近企业的员工,包括附近工厂、材料店和木材行等,但坐办公室的人比较少。因此,客人是稳定的。“但到了下午一点半,就几乎没有生意了。”下午四点半,美食坊关门,她下班回家。

  同时,她的美食坊也有一些附近老人中心的客户,但量比较少。据不完全统计,法拉盛华人创办的日间照顾中心有十几家,每个中心都有许多老人会员。这些会员要在中心吃早餐和午餐。“如果有老人中心的订单,也是一项稳定的收入。”她说,曼哈顿唐人街是一个古老的华人社区,老的餐馆已经饱和。与古老的唐人街不同,法拉盛是一个新兴的华人社区。由于年轻华人较多,中餐馆也追逐新潮,菜品也是五花八门。

  最近几年,网红餐馆在法拉盛不断涌现。有的华人根据中国流行的餐馆和菜式,就在法拉盛拷贝。因此,法拉盛也是一个新潮餐馆频出的地方。例如,法拉盛先后出现过许多网红店,如999火锅店、重庆火锅店和豆捞坊等。

  固定客源 餐馆才撑住

  不过,这些网红餐馆不能保证全部生存下来。有的就一开始很火,后来变差,最后关门。她说,还有的中餐馆搞噱头,如餐馆员工用大铁掀送菜,很新颖,但是后来不行了,改为日餐。她说,能够生存下来的中餐馆,一般都是拥有大量食客的地方小吃,如上海小吃、福州小吃及温州小吃。这些小吃或者比较有名,或者拥有众多乡亲。因为有固定的客人,餐馆才能够坚持下来。

  青岛饭店是纽约市法拉盛的餐厅老字号。老板姜女士说,2020年3月初,纽约市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市政府3月15日颁布“居家令”。由于法拉盛中餐馆都关门了,因此许多人无处吃饭。当时,缅街上就仅有青岛饭店一家开门。食客们听说青岛饭店开门,很高兴,都来买。她说:“疫情期间,我的饭店生意特别好。”

  她说,接到市政府的“居家令”后,她就和房东商量,打算将饭店歇业一段时间,但是房东不同意。房东的理由是,青岛饭店位于一楼,是上面楼层租户的入口。如果青岛饭店关门,来人就无法进入楼中。“房东同意将房租降至20%,帮助我渡过难关。”

  居家避疫 法拉盛冷清

  居家令实施后,法拉盛的饭店和商场全都关门,平时车水马龙的法拉盛缅街上空无一人。“我站在饭店的门口,看到空荡荡的缅街,感慨万千。”她说,她在法拉盛经营餐馆2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凄凉的状况。

  既然开门做生意,饭店就需要员工,但员工都回家避疫去了。她就动员他们来上班。许多人都不能出来。有的是房东不让出门,也有的是家人不让来工作。最后,还是有员工愿意与她在疫情中冒险经营。

  她说,青岛饭店主要生产北方食品,需要面粉和干货。她就与过去的供应商联系。面粉供应商同意疫情中向她供应面粉,但要求她自己去仓库取货。干货公司也同意供货。“因为是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他们都很支持。”所以,青岛饭店在疫情中得以开店。

  姜女士说,她1999年2月9日到纽约,就在法拉盛的花旗饼屋打工。随后,她开始创业,经营北方食品。“我是法拉盛第一个做北方面食的。”她说,她能在中餐馆林立的法拉盛生存,唯一的办法就是保证食品质量,让客人放心。

  20多年过去了,青岛饭店这块招牌仍在。她说,青岛饭店以北方客人为主,但也兼顾其他地方的顾客,使饭店具有“综合性”。青岛饭店的食品包括山东菜、东北菜,同时还有四川菜、上海菜。“如果单纯只做北方的饺子和包子,养活不了这个饭店。”

  她说,青岛饭店位于缅街上,靠近地铁,属于法拉盛的中心地带。由于每天人流多,小贩经常在街边出售北方食品,而且其价格比青岛饭店的食品要便宜。“我们卖3元一个,他们卖2元一个。”员工担心生意被抢走。

  即使这样,还是有许多客人到青岛饭店吃饭。她说,他们来吃饭就是对青岛饭店这个老字号放心。“我们有店面,与街头小贩不同。”她说,她不赶潮流,主要是做好本职工作。“对于竞争,我一点不慌,有自信能做好。”

  怕菜涨价 拒外卖平台

  她说,最近有外卖平台找到她,希望与青岛饭店合作,要把她的食品放到平台上出售。“我们卖8元一份,他要卖到11元一份。”她说,现在美国物价上涨,许多人不敢花钱。如果涨价,就会影响食品的销售,因此她不做。

  纽约市法拉盛中餐馆“湘当有料”老板崔先生说,他2019年8月准备在法拉盛做烤肉店,但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烤肉店很快关闭了。2021年3月,他又创办一家湘菜馆。他透露,湘菜馆现在逐步走向正轨,“业务每月都往上走,前景不错”。

  疫情期间开业 政府有补助

  他说,他2019年8月就租好一个地方,准备做烤肉店。接着,他安排饭店的装修。2020年3月15日,纽约市颁布居家令时,他的烤肉店的装修尚未完成,最后只好暂停。“虽然烤肉店没有开张,我还是每月缴纳房租。”

  2020年10月,纽约市新冠肺炎疫情趋于稳定后,他的烤肉店也开业了。但是,烤肉店经营一个多月后,疫情又卷土重来。当时,许多中餐依靠外卖存活了下来,但是他的烤肉无法外卖,只好将店关闭。在疫情期间,中餐馆可以享受联邦政府的补助,如工资保留计划(PPP),但他的餐馆在2019年没有开业,无法获得补助。

  他说,他不是湖南人,后来遇到一位湘菜厨师,决定将烤肉店改成湘菜馆。于是,2021年3月,政府解封餐饮业后,他的湘菜馆开始试营业。

  他说,现在法拉盛仅有两家湘菜馆。“许多人已经知道我的湘菜馆,因此我这里迟早会有客人。”

  湘菜和其他的中餐一样,都是需要烹饪技术,对厨师的要求高。他说,美式中餐已经简单化,如炒芥兰鸡和芥兰牛,配料都做好,放在一起炒炒就行,但纯正中餐不行。他认为,中餐还是要走简化的道路,不需要多高的技术。“中餐的前途在简化,就像美式快餐一样。”

  纽约市法拉盛“天下一家”美食城(food court)在2019年12月开始营业。不幸的是,开业第二个月就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天下一家”股东虞先生说,2022年7月,天下一家就改为海鲜自助餐,正式对外营业。他说,目前法拉盛尚无一家海鲜自助餐,生意应该不错。

  他说,他永远忘不掉2020年3月15日。“按照市政府的要求,开业刚刚三个月的天下一家关门,一直到2022年6月。”

  他说,由于疫情的关系,他的美食城里原有的16家特色店都离开了。因此,他要探索自己的路子。尽管遭受一次挫折,他仍然认为“中餐的前景是好的”。

  中餐堂食 房租成本高

  中餐的做法与西餐的做法不同。他说,美国的西式快餐如炸鸡等,制作方式简单,且可以送至很远,关键是味道没有变化,但是中餐就不行。他说,制作中餐的手艺比较复杂,如果不在现场食用,而是送至很远的地方,味道就变了。因此,中餐需要堂食。

  他说,房租是中餐的一个很大的成本。在疫情期间,虽然他的美食城没有营业,但是他仍然支付房租。他说,创办天下一家前,法拉盛已经有三家大型的美食城,疫情过后只剩下两家。由于生意不好,有的美食城已经降了房租,从一万多元到现在的7000元。

  美国熊猫外卖纽约区经理孙先生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美国人都在家办公。他们想吃中餐,只有通过外卖递送才能做到。他举例说,有的餐馆老板打电话告诉他,他新开了一家餐馆,也需要他们的外卖服务。他说,由于疫情持续时间较长,美国人已经习惯了订购外卖,故疫情对外卖公司的业务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外卖业务 受疫情推高

  虽然公司的业务遍及全美,但是业务量最大的还是大城市,即美东的纽约市和美西的洛杉矶。他说,熊猫外卖的主要客户是上班族、留学生和华人家庭。疫情结束后,学校要求学生到校上课。于是,这些留学生都回来了,“我们的业务也回来了”。他说,由于疫情和航班减少,许多留学生假期也不能回去,也要订购外卖。

  他说,的确不时有中餐馆关门。他分析,中餐馆关门可能有几个原因。例如,人们的口味改变了,不再满足过去的菜品。而且,出产新菜的餐馆不断涌现,各有特色,抢占市场。同时,一些网红店推出特色菜,吸引食客尝鲜。

  客人最常订购的食品主要是川菜,如麻辣香锅和麻辣烫。例如,一名留学生花上15元到20元买个麻辣烫,可以吃个地道的川菜饭。总之,川菜最受欢迎。而饮料主要是奶茶,包括水果奶茶。

  目前,纽约市有几家食品外卖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行业竞争激烈。他说,他们不怕竞争,因为他们的占有量最大。“我们服务的餐馆最多,效率也最高。”他说,在纽约市法拉盛,他们可以在二三十分钟内将中餐送至周围的客户。“给不给小费,都是自愿的。”(韩杰)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董湘依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