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Eric He:长大后,我终于明白家人坚持吃中餐的意义

2021-09-16 06:19  来源: 网络

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张光直曾指出:“极少有别的文化像中国文化那样,以食物为取向,而且这种取向似乎与中国文化一样古老。”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一年四季的轮回中,实则蕴藉着“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几千年来中国人不变的传承,而谈起这份传承的载体就不得不提起中餐。

“餐”是什么?这是我们每天都要朝夕相伴的、永不会被我们遗弃的果腹之物。不论何种民族、哪样地域,谁都不能不重视它的作用。

历经时间的沉淀,“餐”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的代名词,尤其是中餐所绽放的光芒已经超越了果腹的生理性需求,演变成一个最有活性、最具特色的媒介符号,它的背后使人认识到一股强大的人文精神和对共同价值的一种深深认同!

“儿时的执着——美式快餐”

在中国侨网的美国《侨报》中有一篇关于自由撰稿人Eric He的报道,他在当地的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名为《我是如何开始尊重中餐、尊重传统的》的文章。

他在文章中讲述了自小生长在美国的他,是如何通过家人的潜移默化及家庭食物的影响理解到家人的思乡之情和品尝到故乡的味道的。

都说孩子会有叛逆期,有的是对人、而有的却是对其他事物。

就比如Eric He,他的表现就是在经历了美国食物的诱惑后,对中餐开始了猛烈的攻击,在他和家人外出度假时,曾在父母和祖父母的面前,直接宣称“我讨厌中餐”。

当时一家人正在圣地亚哥的Best Western酒店吃早餐,他母亲听后,声音很大的斥责了他,以至于连酒店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听见了,这名工作人员说道“你应该尊重你自己的文化。”

但这些对Eric He来说根本听不进去,因为他正在因能享用美式快餐而欣欣自喜。

Eric He小时候,一家人都是吃中餐,但等到上了小学,Eric He便注意到一些新颖的选择。他的朋友们在学校会吃汉堡、墨西哥卷和鸡块,而他却只能吃母亲准备的中餐。

新奇的食物似乎更让人眼馋,Eric He也羡慕那些买午餐便当吃的同学,因为夹在饼干当中的冷餐火腿看起来大有不同。

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父母终于订了学校的午餐。此时,在Eric He的眼中闪现的是巨无霸、火鸡和火腿等,而不是鸡肉、米饭和蔬菜,尤其是肯德基成为了他那段时间的常客。

在吃这些食物的同时,他感觉自己很像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美国的餐食的表现就是一个字“快”,似乎没有可以呈现出它的任何特点。这让Eric He在以后与中餐进行对比时,竟找不出美国餐食的独到之处。

“身居异国他乡——父母不变的餐桌饭”

饮食之礼,圣贤所贵,以奉君子,以亲宗族”,这是中国文明时代食礼的根底。

你可以看到,在中国,不论大事小事、好事坏事,都离不开饮食,中餐所包含的复杂的文化意义,已经上升为一个文化象征系统。

在他们的眼中,饮食可以作为一种非语言的信息传递方式,把人们心中各种观念意识感受和心理状态表现通过特定的食物方式来表达个人的心理愿望和信仰情感。

你不经历长久的吃中餐是感受不到这种刻在灵魂之中的食之感触。

Eric He一家住圣塔克拉拉,这是一个多样化的地域,在这里你的感受就像是位于一座中国城,这也是Eric He一家人能够一直吃中餐的供养地。

他的记忆中这里每条街、每个广场是都挤满了亚裔商店,最出名的就是王朝海鲜酒楼了。他父母周末都要去那吃饭,而他们就像是去看朋友一样。

在父母的餐桌上永不会少的一样就是鱼,“我始终理解不了中国人对鱼是有多么的喜爱。”Eric He这样说道。

有时为了吃到那一丁点肉,需要耗费极大的时间将极细的鱼刺挑出来,同时又抱怨着Eric He这一代出生于美国的华裔是多么懒惰。

这些都是Eric He对他父母的真实感受。王朝海鲜酒楼就像是一座灵魂驻留地,它给予了身在异国他乡之人一个把酒言欢的场所。

无论身在何方,总会有人每天吃传统的中国食物,我想这些人永远不会舍弃的就是他们心中那份独特的文化信仰,而这种文化信仰的表达大多时候就是通过食物来呈现出来的。

Eric He的父母周末都要到华人超市买中餐食材,然后又在厨房花上数个小时只为做出一顿完美的蒸鱼,这些都是因为他们一直在思念着家乡。

在他们的心中,餐桌上的每一道菜吃起来一定都是家乡的味道。中餐所反映的一定是我们心灵中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取向,是一种不同群体和个体信仰的外化和表露。

它所展现的就是交融的群体意识和文化精神,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展现着个体与个体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情感交流、心灵沟通和文化认同的目的。“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真正的转变总是来的悄无声息,在不知不觉中Eric He也彻底的融入到父母的团体中去。他说道:“长大后,我终于明白家人吃中餐的意义。”

在大一之后,学校餐厅由于开办亚洲食品餐吧,Eric He听闻这个消息也是眼前一亮,现在的一顿中餐对他来说是那么的令人向往。我想中餐带给他的一定是家的存在与温馨感,才能让他有这样的能安心感。

大三那年,Eric He因为要在NBC Sports实习,他就在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独居了4个月。那时他必做的事情就是到亚洲食品超市买食物,回到公寓切油菜,自己学着做中餐。

在这许多个寒冷的冬夜里,他独自做饭时也一定是倍感舒心的,因为他知道3000英里外,他的家人也在吃着同样的中国食物,也在思念着自己故乡。

也许这就是中餐的魅力所在,Eric He的故事虽是冰山一角,但他所呈现出来热爱中餐的背后一定是同许许多多的亚裔人有着一样的情感。

中餐在异国他乡就像一位旧友一般,在寒冷时,总能给予你最温暖的呵护。如同他乡遇故知,初识浅尝辄止,再看已入心间。

美食应该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价值信仰、审美情趣最生动的展现。它所凸显的应该是普通人的人生价值和生活信仰的礼赞,这是美式快餐所不能表现出来的。

也许只有长大后才能深深地感受到中餐所贯穿日常生活的仪式,中餐的“奥秘和力量在于它的普遍性。它是如此单纯和普遍,以至于我们会觉得它与我们同生,是我们的一部分。



Editor-in-Chief: Betty Xie Executive Editor 编委 : Guanwen Lee(李冠文) 美食评论家: Vincent Xia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