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廚師之子,博士高材生,靠中式餐館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十萬個品牌故事 Panda Express

2021-01-04 13:05  来源: 网络


 

  在美国,有一家餐饮店,被称为“美版沙县小吃”。和沙县在国内入目即是一样,这家餐厅也在美国遍地开花,甚至,还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中式快餐品牌。在正式介绍它之前,大家可以来盲猜一下,它是谁。猜对的话,抽三个人陪品牌哥去吃沙县。这家快餐连锁品牌叫“熊猫快餐”。它成立于1983年,店铺开遍全美50个州中的47个,在全球拥有超过2000家门店,年营业额约40亿美元。如今,熊猫快餐仍保持着每周3家新店的扩张速度,这与巅峰时期的汉堡王在中国开店的速度差不多。根据美国饮食行业的数据报告,2018年,全美中餐馆的数量有4.6万家,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了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等美式本土快餐的总和。那么,在中餐馆竞争如此激烈的美国,熊猫快餐究竟是靠什么,坐到了美国中式快餐第一的位置上的呢?触摸品质,发现未来,欢迎收看十万个品牌故事之《熊猫快餐》。

  前段时间,云南昆明呈贡区吾悦广场悄悄开了一家名为“panda express熊猫餐厅”的饭馆。一时间,引得无数瞩目,各家媒体纷纷报道“那个宣称永不进入中国的,美国最大中餐品牌进入中国了”。但没过几天就发现,这家店原来是“李鬼”。熊猫快餐创始人程正昌随后也发表声明,称该门店并非熊猫集团开设,熊猫集团也从未授权国内任何企业或个人开展加盟业务。沸沸扬扬闹了好几天的熊猫快餐新闻才算尘埃落定。但看到这里,你心里肯定也有疑问,身为全球最大中式快餐品牌,为什么大部分中国人从未听说过?为什么虽然是中餐品牌,但网上一搜,都是华人留学生吐槽难吃的?这个熊猫快餐,到底是何方神圣?

  熊猫快餐的创始人程正昌祖籍扬州,父亲早年是民国时期有名的浙江菜大厨,曾是蒋介石的厨师。程正昌5岁时,国民党一路撤兵退居台湾,于是全家人也随之举家搬迁。50年代的台湾,正处在经济恢复期,全家人仅靠父亲做厨师的收入为生,过得十分拮据。所以为了生计,1963年,一家人又移居到了日本。18岁时,程正昌拿到了美国贝克大学的奖学金,只身前往美国求学,拿到了贝克大学的数学本科学位,两年后又在密苏里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在大学期间,程正昌还遇到了正在攻读攻电气工程博士学位,自己未来的妻子蒋佩琪。后来熊猫快餐能成长为全球最大中餐品牌,也离不开蒋佩琪在专业领域给予的帮助。两人携手成为亿万富翁并恩爱至今的故事,和此前撕得火花四溅的当当夫妇,可以说是给夫妻创业故事提供了正反两面的绝佳例子。

  

  在70年代的美国,种族歧视非常严重。所以即使学历很高,但因为拥有华人血统,程正昌还是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不甘于做底层工作的他无奈之下,只好来到表兄弟在加州开的餐厅帮忙。做起了这份无休息日,月薪仅有800美元的工作,成了靠自己的光荣打工人。没过多久,程正昌听到有一家餐厅即将倒闭、想要对外出售的消息,于是就动了自己开餐厅的念头。他说服父亲拿出全部积蓄,又从表兄那借了些钱,还向小企业管理局(SBA)贷款,凑够了6万美元,开了一家「聚丰园」餐厅,父亲担任主厨,他做总经理。开完餐厅后,程正昌全家五口人挤在两居室的公寓里,身上已经没有了多余的积蓄,餐厅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但这个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开业第一个月,餐厅生意就差得不行,营业额只有12000美元,甚至周末也没有几位顾客,每天都入不敷出。

  人气不佳,程正昌决定,要先从抓住客人的心入手,用服务和热情招揽客人,只有先让顾客坐下来吃饭,才有机会抓住他们的胃,赢得回头客。比如有10个人来吃饭,每个人虽然只收5块钱,程正昌也会帮顾客的菜做得非常丰盛。有时客户菜吃完了,他还会免费给顾客再加两个菜。久而久之,这样加量不加价的高性价比和周到的服务让餐厅的顾客逐渐多了起来。如果有时餐厅人太多,来的顾客因为没有位置坐走了,程正昌还会追到停车场,表示「很抱歉你们没有找到位置,但如果您愿意稍等一会儿,我可以送您一杯饮料。」这样以服务取胜的经营谋略跟海底捞倒是不谋而合,也无怪乎两家如今都是年收入过百亿的餐厅。除了周到的服务之外,程正昌在餐厅布置上也做了改变,他将餐馆布置得简洁雅致,明亮的灯光配上干净整洁的桌椅,一改过去美国人对华人餐馆昏暗脏乱的印象。又把店里播放的音乐换成美国流行音乐,让光顾的客人感觉既新奇又亲切。这样坚守几年后,餐厅不仅生意火爆,逐渐树立起了自己的口碑,还引起了购物中心开发商的注意,开发商邀请程正昌把餐厅开到购物广场,因为「逛街的客人总归需要吃饭的」。

  程正昌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因为在他看来,聚丰园正需要一些改变,一来是要脱离华人圈的“内斗”,二则是中餐馆的经营模式太过老旧,不易扩张,他希望能有更好的模式。在考察了购物广场的客源环境之后,程正昌决定,要把餐厅做成中式连锁快餐。给快餐店取名时,他想到了中国的国宝熊猫。又恰逢中国政府赠予美国的两只大熊猫,深受美国人民喜爱,所以程正昌顺势而为,为餐厅起名叫 " 熊猫快餐 "(panda express),开启了这个全球最大中式快餐连锁店的第一步。进驻商场后,为了招揽客户,程正昌建立了一套试吃机制。即每位顾客在购买前都有试吃所有菜品的权利,即便你尝完所有菜品吃饱了,然后就离开都没有关系,这个机制也要坚持执行。试吃机制很快为熊猫快餐赢得了第一批客户,帮助其渡过了品牌初建的困难期,再加上之前经营聚丰园的成功经验,熊猫快餐在第一个月就实现了盈利。

  

  熊猫快餐有一句广告词,叫“在中古时代,欧洲混战,美国还以石器为主,中国人就在研究好吃的菜了!”由此可见,咱们中国人的吃货属性确实是源远流长的。而且在吃的事情上面很讲究,不像美国人,在吃方面没啥追求和天赋,给个汉堡披萨就很满足。不过美国人倒是也有偏爱的口味,就是嗜甜,普遍嗜甜,几乎什么都爱放糖或放其他甜味佐料;其次是怕辣,最喜欢“酸甜中略带一点辣”的独特口味。而在做聚丰园的时候,程正昌就知道,在美国的华人毕竟是少数,要想在美国把餐厅做大,就要迎合美国人的口味,同时又要保留中国菜肴的传统特色,决不能把中餐西化。所以在了解了美国人的独特口味之后,熊猫快餐在口味上做了本土化的改良,且始终坚持现场明火炒菜,厨师烹饪好后,把菜品放在一张保温桌上让客人自取,为了保证菜品新鲜,一次也不炒太多,卖完再炒。如果一道菜做完后放了四五分钟还没有卖出去,就会重新上菜。这种中西合璧的做法,既满足了美国人想吃中餐的愿望,又充分照顾了他们的口味,所以熊猫快餐的生意是蒸蒸日上。

  1987年,熊猫快餐推出两道主打菜, " 宫保鸡丁 " 和 " 陈皮鸡 "。这两道菜推出后,立即点燃了美国人的味蕾,大呼“amazing”。" 陈皮鸡 "火到连谢耳朵都是它的粉丝,把它列为每周必点菜单,他甚至因为曾怀疑四川菜馆故意用香橙来冒充陈皮,而特地学习中文,要去和餐厅老板对峙。" 陈皮鸡 "也一度是熊猫快餐最主要的利润来源,占据其总营收的30%。入乡随俗的熊猫快餐还将美国文化里的幸运饼干加入到菜单里,为了方便不会使用筷子的美国人用餐,餐厅甚至设计了叉子和筷子合二为一的新型餐具。不过,虽然在美国人中熊猫快餐口碑逆天,但在华人和留学生眼中,熊猫快餐酸甜油腻的味道简直是反人类,一点也“不正宗”。对此,程正昌丝毫不在意,因为他觉得,卖得好就是正宗。而且想做全球快餐连锁品牌,最重要就是本土化,不然只能等死。

  生意越来越红火,熊猫快餐的门店数量也也越来越多,从1家、到3家、到50家......几年后,熊猫快餐在全美已经有了800多家连锁店,几乎每周都有新店开张,而且家家赚钱。2011年,熊猫快餐进军国际市场,在墨西哥开了第一家餐厅,紧接着扩张至加拿大、迪拜、韩国、波多黎各、日本,如今熊猫快餐在全球已有超过2000家店。

  我们都知道,与洋快餐不同,中餐是一个依赖厨师水平经验的餐种,我们常能听到说某家餐厅换了厨师之后,口味大不如前,生意一落千丈。因此,连锁中餐想要做大,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标准化问题。而熊猫快餐早早地就建立起了一套标准化模式,所有菜品的原料加工都由供应商预先完成,再由专业的配送公司送到全美及墨西哥、波多黎各的各家分店。调料也都按配方事先备好,装在固定的桶内,送到店中让厨师们随用随取。那么,即使是没有经验的厨师,甚至不用是中国厨师,也可以炒出味道达标的餐品。

  

  在熊猫快餐的发展过程中,除了程正昌之外,他的妻子蒋佩琪也是功不可没。工程师出身的蒋佩琪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公司管理中。她亲自为熊猫快餐建立了一个模拟空军战场的运营系统,使其成为在20世纪80 年代最早使用计算机的公司之一。她还为熊猫餐厅定制了一个叫“熊猫自动工作站”的后台管理系统,除了让点餐变得简单、门店之间可以互相分享信息,还可以自动追踪库存、自动添购食材、控制资产、厨余浪费等问题,后台的大数据还可以及时分析和调配菜品,使厨师配备到最少,效率却大大提高。

  当初开熊猫餐厅时,程正昌的目标是做“中餐馆的麦当劳”,虽然如今距这个目标还有一段距离,但凭借明确的定位,标准化、科技化的现代管理制度,相信这个目标也不会太远。

  从背井离乡到白手起家再到功成名就,程正昌和他的熊猫快餐走出了一段励志的美国淘金梦。而对于未来它究竟会不会来中国开店,我想也无需质疑,因为正如程正昌自己所言:中国不需要“熊猫快餐”。熊猫快餐是一家专为美国人开的餐馆。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