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拯救金钱豹?台湾餐饮“大牌”门店缩水五成的背后

人们都说,美人迟暮、英雄末路、江郎才尽是人生三大憾事。这话正适合知名餐饮品牌金钱豹此时的处境。

作为台湾高端自助餐“一哥”,金钱豹集团从2003年进入内地市场以来就广布门店,在北京、上海、深圳、天津、沈阳等地开设门店多达35家,深受消费者喜爱。

直至两年前成都、北京等门店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相继被曝出,金钱豹的“事迹”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郑州、太原等城市的门店频繁倒闭,如今仅存的也只有北京北京中关村、亚运村、王府井三家,上海延安店、上海浦东店以及天津、沈阳、杭州、苏州等十几家门店维持运营。

据接近金钱豹集团的知情人士透露,其经营用江河日下来形容也不为过,“(经营情况)实在是太差了”。

谁来拯救金钱豹?台湾餐饮“大牌”门店缩水五成的背后

金钱豹深圳店

单以深圳京基百纳店为例,金钱豹的收入从每月500万元到现如今的每月100万左右,“2300平方米的面积,100万的月收入,相比其他商铺,坪效真的不高”,该人士指出。

现据多方信源证实,此前传出倒闭的金钱豹深圳京基店,如今也正式落下帷幕,不再营业。

深圳首店停止运营:银行账户被冻结或为主因


经实地探访发现,金碧辉煌的金钱豹京基店大门紧闭,空无一人,同一时段与同一楼层的其他餐饮商家相比,俨然一派“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景象。

记者注意到,门可罗雀的门店,橱窗里依然悬挂着两张活动海报。“周二长辈半价优惠”活动时间为2017年2月6日-12月31日,以及“周二周日女性优惠”活动从2月6日开始(节假日除外),显得特别突兀。或许关店也不在该门店今年的计划之内。

谁来拯救金钱豹?台湾餐饮“大牌”门店缩水五成的背后

金钱豹深圳店活动海报

按照附近商铺的店员描述,闭店之前金钱豹频繁断电,顾客抱怨连连;春节前和元宵节后又有很多供应商过来维权,为此还出动了警方。直到3月底该门店撤走了工作人员,停止营业,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但是门店倒闭之后,消费者会员卡的退款事项并没有得到官方回应,也没有任何人出面处理。有许多会员前来要回款项,但多数人不是败兴而归,就是只能去投诉或者向商场服务台反映情况。

一位金钱豹会员告诉赢商网,去年办的会员卡没用过几次,里面还有1000多块钱没有使用,如今门店关闭,“电话也打不通,也不知道要找谁要回这个钱”。

没有任何通知,没有任何征兆,金钱豹在深圳的唯一门店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关闭,实在不得引发外界诸多想象。

记者尝试联系金钱豹深圳店,截至发稿前,都未得到任何回应。

金钱豹前内部人士透露,该门店的租期有15年,距离到期尚有9年时间,但是此次突然撤出商场或许与该门店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有关。

据了解,金钱豹深圳店财产被冻结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供应商因追不回货款,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另一方面是内部员工离职官司的“烂尾”,员工上诉申请强制冻结该门店资产。

门店频繁倒闭的背后:经营团队多次更换影响运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金钱豹落得如今这个局面,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日积月累形成的。

“金钱豹最大的问题就是经营团队更换太频繁”,该内部人士一针见血指出,从2013年被欧洲私募股权投资集团安佰深(Apax Partners)收购之后,一直到2015年被港股上市公司嘉年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低价收购,短短几年金钱豹就更换了至少7任CEO。

其认为,决策者的不断变动导致经营策略非常不连贯,从高端到中端再到低端,经营路线一直处在不稳定中,这对其自身发展并没有好处。

这从近年来郑州、太原、北京等门店相继关闭可见一丝端倪。拖欠供应商一千多万货款,供应商上门维权;员工上诉追讨工资的事情历历在目。

谁来拯救金钱豹?台湾餐饮“大牌”门店缩水五成的背后

供应商向金钱豹深圳店维权

另一方面,IC卡预付消费的机制也存在着隐患。顾客要先把钱充进IC卡才能进行消费,而且充值越多优惠也多,因而彼时的销量也相当可观。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份,仅深圳京基店已售未使用的IC卡就达到了800多万张,高峰期时一个月能卖到250万张。

“一张卡的面值很大,最少一千多,卖得最好的是三千和五千的”相关人士如是透露。

但是一旦门店运营困难,无法继续支撑经营时,消费者已存入的款项并不能得到返还,无论是投诉还是向总部反映,都是石沉大海。

而且此前成都、郑州等地被关闭的门店中几乎都遗留有这种问题,得不到解决亦没有回复。

现今餐饮品牌竞争激烈,消费质量日益提升的环境下,传统高端自助餐厅的模式也逐渐被消费者淘汰。

在此情况下,许多餐饮品牌纷纷谋求转变。对于某些自身管理结构、运营手段等方面存在问题的餐饮品牌,先把内部调整好,再顺应时代潮流或许才能走得更远。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